起名的真正意义:真的可以改变命运吗?

作者:admin
2072 浏览
明朝天顺年间,有福建才子马任,字德称,自幼聪明饱学,文章盖世,名誉过人(见《警世通言》第十七卷)。一日路经张铁口算命店,一时出于好奇心,继而求卜。
 
张铁口断道:“贵造偏财得禄,父主峥嵘,必生于官宦人家;本人命缠奎壁,文章冠世;只是22岁交运不好,官杀重重,为祸不小:不但破家,亦防伤命;若过得此岁,后来倒有五十年朵花,只怕一丈宽的水面,双脚跳不过去呀......”
 
这马德称信心十足,自认为功名唾手可得,并不信马铁口之言。不想自十五岁进科场,到今二十一岁,三科均未中。二十二岁那年,父亲马万群遭奸臣诬陷,一气身亡;家中田产卖空当尽,竟至无立锥之地,餐风露宿,如同乞儿。而且情形之恶化,还不止于此,过去的朋友,也一个个趁人之危,落井下石;他自己用于糊口的生计,样样砸锅:赵指挥用他,坏了朝廷的粮船;尤侍郎荐他,丢了官职;吴监生会他,立马老父病故;吕鸿肿用他,家中突起火灾......马德称俨然成了降祸的太岁,凡到之处,家家闭户,处处关门。即使狭路相逢者,也一个个口吐唾沫,朝天念几句打鬼送瘟神方走。一时间,马德称被冠于钝秀才、活瘟神的雅号,真到了“屋漏偏遭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”的地步......
 

 
然而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”,时来运转,否去泰还生。到了景泰年间,权奸落马,其年三十二岁的德称交逢好运,春风得意,金榜题名。此刻,父亲的冤案得以昭雪,更连升三级;所抄田产,悉数补还,分毫不差;洞房花烛,又谐新婚。向后官运亨通,位至礼、兵、刑三部尚书,妻为一品夫人。正应张铁口之语: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”......
 
以上是冯梦龙小说中的概况,然文学作品本源于生活的,生活中此类人物的事例,可以说是举不胜举的。而当话题落在末尾这十个字上时,却是千百年来命学家、三教中人极为关注的一个问题:即命运能不能改变?冯氏的话再清楚不过,道命是定数,一丁点也由不得自己。但由此会引发这样一个问题:既然先天命决定了一切,后天的弥补都是徒劳无益的,那么修道有什么用?学佛有什么效果?以及所有的修善积德、五行与姓名学调理等不就成为了一番毫无意义的事情了吗?我们不妨这样想,倘若一切都是多余的,历代的帝王将相、文人墨客、以及现在在的与不在的重量级人物,何以对此趋之若鹜?那些高智商、高学历、高官运的大元,不都是一群傻子白痴吗?
 
被誉为道教中经典中的经典《太上感应篇》开首便道: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;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”既然祸福全在自己掌握之中,行善事得福报,行恶事得恶报,积阴德增记添算,造恶业减记削算,又有什么定数可言呢?